墨朵

在骆驼的眼睛里耕耘沙漠在腊月的冰凌里收集光束将长叹掩埋于松下在桃花之前长出微笑的模样与一片跌破的浪花拼装汹涌正数着过往倒数着来日方长骗自己一程山 一程水依旧走不完这人间绝望
冬至的寒,从身体的一侧倾覆。诗人的标点给每一颗牙齿灌注了铅汞,夜被沉默称颂,微光收留了喘息。天涯玄虚,丈量南北,却没有结局。搬弄出一些文字,是非对错,都下酒里。这一年,雪来的晚,风也不凛冽,一切都求返诸己,无关世界。影长之至,醉语真言都是过去。
将风雪藏于饕文等炉火羞红煮一丈山水青绿过唇酲醉千年且有雨露过眸等筝色浓烈烹一程姻缘烟雨入梦嗔痴正逢在木叶之黄写别离在桃花之东写风霜在烟渚之上写一笺锦囊墨入潇湘抚平经年荒凉
回忆有时就是深深浅浅的瘾,可以背叛白昼,但一定会直视夜色迷离时,紧皱眉头的自己。所幸在傍晚,把自己小心翼翼地舒展开,摊在回忆面前,静静欣赏过往。 喜欢这个世界是浮躁的,也喜欢和所有人像尘埃一样滚在白天的喧嚣里,欢喜到膨胀,膨胀到破碎,一天一天,一年一年,退行的身体,亢奋的灵魂。喜欢住在身体里那个幼小的自己,乖巧,懵懂。喜欢带着安静的她到处走走停停。 照片比文字捕捉情绪的速度要快,文字表达的情绪会更精确,让别人更能明白。但很多人已经不在意去表达真正的自己了。所有感受就像太平洋上海浪卷起的清凉,跟日升日落也没什么两样,谁会在意呢。 我想好好爱自己。抓住更多活着的真实感。尽管说来空洞,尽管生命...
极品拖延帝、摄绘主义、自由主义战士、还有闷骚的恋字痞。

© 墨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