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朵

三十岁之后,我明白了那些美好的东西一旦被打破了形式,就不会修好。很多的美好一次一次坍塌之后,我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存活在幻象里面,没有一次是真的。所以,节日,对于我来说,是多么可笑。
‌戊戌 己未月己酉日 癸卯 煞東 泊一涼刃在夜嵐深處‌討伐執念如山海般顛簸‌枯火 荒冢‌句點 破折‌萬家燈火 亦萬古寂寞‌皆獨往娑婆‌在雨夜擦拭短句‌將平仄封入鷹的喉嚨‌渡一次冷漠的河流‌從一個溫軟的眼神里借過‌依舊是沉默相認‌沉默日漸肥碩‌別太遠‌別鐵馬金戈‌夕陽下夢碎成鱗片‌宜醉坐‌宜牧養殘荷2018.07.16嶗山夜
只有到了住院才能把自己从胶着的状态之中抽离开,而在这里自己的那些怯懦和躯壳都渺小得像只流浪猫,生死都不值一提。现在才真的明白,文森特威廉梵高是因为比别人更爱生活才会选择结束自己,阿尔的烈日低矮的油葵奥维尔的星空都太短暂,他能借到的温暖只有那么多了。我能借到的温暖,在花朵里,音乐里,书里,文字里,风马不相及的思念里。希望这些都不短暂。
冬至的寒,从身体的一侧倾覆。诗人的标点给每一颗牙齿灌注了铅汞,夜被沉默称颂,微光收留了喘息。天涯玄虚,丈量南北,却没有结局。搬弄出一些文字,是非对错,都下酒里。这一年,雪来的晚,风也不凛冽,一切都求返诸己,无关世界。影长之至,醉语真言都是过去。
将风雪藏于饕文等炉火羞红煮一丈山水青绿过唇酲醉千年且有雨露过眸等筝色浓烈烹一程姻缘烟雨入梦嗔痴正逢在木叶之黄写别离在桃花之东写风霜在烟渚之上写一笺锦囊墨入潇湘抚平经年荒凉
极品拖延帝、摄绘主义、自由主义战士、还有闷骚的恋字痞。

© 墨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