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朵

25 Dec.

只有到了住院才能把自己从胶着的状态之中抽离开,而在这里自己的那些怯懦和躯壳都渺小得像只流浪猫,生死都不值一提。现在才真的明白,文森特威廉梵高是因为比别人更爱生活才会选择结束自己,阿尔的烈日低矮的油葵奥维尔的星空都太短暂,他能借到的温暖只有那么多了。我能借到的温暖,在花朵里,音乐里,书里,文字里,风马不相及的思念里。希望这些都不短暂。

评论(7)
热度(13)
极品拖延帝、摄绘主义、自由主义战士、还有闷骚的恋字痞。

© 墨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