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朵

08 Jul.

咖啡店,
傍晚的愤怒终于在咖啡店里平复下来
很难想象一个随时会被亲人手起刀落干掉的人,会是怎样一种落魄
很巧
我就是这么一个被当成肆意宣泄的洞
被绑缚在至高无上的母爱里却永远忌惮与恐慌
所以
那一幕幕的伤口并未随时间推移而变得平整而自然
隐痛蔓延在血液里
我更愿意用咖啡,烟,酒,一段失败的爱情,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甚至胃痛来代替那些隐匿在血管里的拥堵的惨象
迷离的灯,静候的月
粘稠的风,嘈杂的人流
都是我活着的稻草
至少还没有放弃
至于自己会成为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不重要了。

评论(7)
热度(13)
极品拖延帝、摄绘主义、自由主义战士、还有闷骚的恋字痞。

© 墨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