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朵

25 Jun.

大雨后第一声蝉鸣,嘶哑着戛然而止,如不及再多爱恨便就此别过的青春。夏夜可心,亘古不变的漫长平静。书房里枯枝越来越多,自己像只筑巢的喜鹊,总往回捡枯枝,以往去买鲜花,现在直接买干花。也算是一种癖好了。
貌似看惯开花结果,便凡事都看得淡然。

评论(2)
热度(6)
极品拖延帝、摄绘主义、自由主义战士、还有闷骚的恋字痞。

© 墨朵 | Powered by LOFTER